敲你lailai

憋说话我就是一个逗比

至郁,微量鹏白,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沙雕。

“铛铛”

死亡的葬钟被敲响。

“踏踏”

可怕的死神在靠近。

“沙沙”

锋利的荆棘在身后。
黑暗的牢笼笼罩着大地。
嘘。
安静,死神在接近。
你后退,是荆棘;
你前进,是悬崖;
你向左,是刀刃;
你往右,是长枪;
黑色的羽刃,白色的骨头,
是死神啊。
你这么想。。
你跑不了,更躲避不了,
逃又有什么用?
所以说,
去死吧,去死吧。
别担心,
地狱会接纳你;
别害怕,
死神会同情你;
所以说,
去死吧,去死吧。
你无法选择,
羽刃让你千疮百孔,刀刃挖去了你的心脏
嘘,
你死了。
别可怜你的身体,
那是虚伪的壳;
别怀念世间,
你死了地球不会停下;
别念想家人,
邪神会与你并肩,

你死了。

不老的巫女和她的乌鸦  贰


   “后来,巫女被深入森林的砍柴人发现,告诉了村民,巫女早就料到了会有人杀她,便坐在床边,一动不动。
      人们闯了进来,正要把刀砍向巫女,乌鸦来了。

       噗嗤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乌鸦的血溅出的声音啊,这个声音对于屠夫来说是多么正常啊,巫女就这么看着……”巫女突然闭着的眼睛睁开了,幽幽的异瞳从黑暗的阴影里透出,看着男孩。
       “巫女后来怎么样了?”男孩有些急切。
       “没有然后了,你该回去吃饭了。”巫女又闭上了眼睛,她在逃避。
        “切,没劲。”男孩转身打开了门,阳光透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  门关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彭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又只剩下巫女一个人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巫女叫白骨精,男孩叫金翅大鹏。
         之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呢,我们不得晓知。 

不老的巫女和她的乌鸦

   不老的巫女与她的乌鸦   壹

“沙铃沙铃”
    门口的铃铛响起了沙哑的声音,暗示着这个房子的年长。
    那个金发的孩子来了。
坐在金木质安乐椅的巫女如此想到。
    “又来听故事了吗?”巫女对着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说,黑色的斗篷遮住了她的脸,谁也看不清巫女的表情,连她自己也是如此。
     “恩!”少年回答道。
      “那么故事开始了哦~”
       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那时的人们很看不起巫女,认为巫女是邪恶的象征,见一个杀一个。一个巫女,她住在森林的深处,与世隔绝……
       在天气并不怎么好的一天,巫女正在做着和以往一样的,重复的事情时,一只受伤的乌鸦掉到了巫女正准备的吃的苹果派上面,巫女并没有生气,而是将乌鸦包扎好,把乌鸦养了起来。
      乌鸦伤好了以后,巫女放飞了它,但没过多久,乌鸦又飞了回来。巫女拿出坚果给乌鸦,日复一日,乌鸦和巫女渐渐熟悉了起来。
      巫女甚至给它取了个名字,叫

       金翅大鹏。”

我不是内裤哥的黑我没有

  “啊~呼啊……”把按摩器摁的更里,白骨精快濒临高潮,这种让她感觉毁天灭地的快感无法自拔。
    正快高潮时,体内的按摩器突然加大了频率,过了几秒,停了,还发出了诡异的声音……
“我在仰望~月亮之上~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~”
白骨精愣住了,听到这个乡村重金属广场舞音乐,她竟然硬生生把十多年来第一次高潮憋了回去。
这个音乐,分明就是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!
卧槽她妈还好死不死的是大鹏的手机铃声!
“咔擦”
门被推开“男人婆我的手机是不是……”在这。大鹏有点懵逼,他还以为他的手机在这,结果是男人婆在自慰,但为什么会放出这种铃声啊!
该死的无良商家内裤,我跟你没完!
白骨精保持着一个动作,她如此想到,她要把内裤泪裤勒家掀翻!
大鹏默默退出房间“打,打扰了……”





“无良商家滚出来!”白骨精如此在内裤哥家门口喊道。
房里传来内裤哥的声响“等等我先穿上这条秋裤!”
待内裤哥出来时,就被白骨精一顿骂“我操你妈你个无良商家怎么没告诉我会放音乐还他妈是凤凰传奇的!”
内裤哥丝毫没有悔改之意,他还兴致勃勃的说:“怎么样 惊喜不惊喜,意外不意外,是不是要给五星好评啊~”
“操你妈我给你个香蕉菠萝哈密瓜!你妈的知不知道我被找手机的死对头看光了!”白骨精蠢蠢欲动的要拔刀。
“我是真的不知道……”内裤哥小声逼逼。
“你活不过今天。”白骨精心里毫无波动,甚至有点想杀人。

end[我就是那么随便有本事顺着网线来打我啊]

小段子【小学生文笔吧】

外面刮着大台风。
白骨精正在打游戏,大鹏裹着浴巾走出来,健壮的腹肌上还沾着一些水珠,但白骨精不为所动,仿佛是透明的。
大鹏翻了翻衣柜,凉久,扭头问白骨精:“男人婆我内裤呢?”
白骨精有了些反应,扭头看向阳台:“在阳台晒着。”
走到阳台伸手准备拿晒在那的内裤,一阵台风吹来,内裤从衣架上脱落,飘向天涯海角。
大鹏:“我靠我内裤!”白骨精再次回头:“啊芦花鸡你内裤飞了啊。”大鹏扶额:“我知道,你出去帮我买一条。”
白骨精翻了个白眼:“不要,冷死。”但沉默了一会,她猛的转头,把大鹏实属吓了一大跳:“喂,小短腿,要不你穿我的吧,将就一下。”
大鹏:“…”

“白骨精我操你妈!”
大鹏成功收到了居民楼住户的投诉。

这是一个神经的阴阳寮,因为人少,宣个群,请大家不要介意QWQ

这是一个神经的寮,急需成员,欢迎大家来玩耍,现有成员:一目连,茨木,座敷,小小黑,金鱼姬,神乐,晴明,花鸟卷,群号码:633686113,禁白,不禁半白,不可重皮,谢谢

这里是一个神经的阴阳寮,欢迎大家的加入,群号:654424747,没有什么严肃的限制哦,只要不撕逼和不重皮就好了哦~我们随时恭候